高辣吧

章节目录 46-47完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4647完结

????第46章

????莫谨言默默的离开医院,他需要时间,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感情和思绪,纵然他总是那么理智,可是现在他也慌乱了,心脏好像被突然勒紧,呼吸不过来。人都是感情动物,肯定会有失控、不能自已的时候。

????躲在角落的齐江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除了震惊更是痛惜,她肚子里那可怜的杜南方的孩子,还未出生就早已夭折。而他也知道,杜南方一直都特别想要个孩子。齐江安在医院待到温然被平安的推出手术室,躺在VIP病房的床上,才离开。

????在这之前杜南方频繁的催促他,为什么这几天没有小妹的消息。齐江安虽然知道温然一直在苏家,却是无能为力,她不出来,他就没有办法和她接触,或者获取她的信息。而且,前几天温然已经答应他,处理完家里的情况,就和他回泰国,所以,显而易见,她是在处理家里的状况时,出现了意外。

????收到安排在苏家外面的人汇报说温然被送去医院,齐江安就火速的赶了过来。结果,这样的结果,让他怎么跟杜南方解释他太了解杜南方,他如果知道真相,绝对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所以,他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杜南方,什么时候怎么告诉他比较合适。他最终决定,再缓一缓,现在告诉他除了令他担心,别的无济于事,等他处理好他那边的麻烦再说这边。

????死里逃生的温然躺在病床上,失血过多的缘故,肤色惨白如纸,嘴唇也没有任何血色。虽然人昏睡着,但眉头仍旧揪成一团。可能是因为梦魇的原因,眼皮轻微的颤抖。家人在一旁忐忑的心还是没有平静,父母真是又气又心疼。气得是发生这种令他们不耻的事情,心疼的是女儿身体上所承受的痛苦。

????无论如何和莫家的婚事是不可能了,苏世明再怎么担心也无法挽救,眼下只希望事情不要更加恶化。他和妻子、儿子商量等女儿身体好了就送她去欧洲念书,缓过这阵再回来。相信时间能冲淡一切。

????苏世明给在场的家人都下了死命令,所有人都要对今天的事情保密,谁要是泄露出去,决不轻饶。苏世明说得极为发狠,似乎是在和置气一般。

????“莫家那边”白雪撇嘴说,“这件事他们肯定快气死了,他们会不会一气之下,给说出去”

????苏世明瞪她,道:“这件事也关乎到他们的面子,所以,他们也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这点可以放心。”

????说是这样说,可是谁都不能保证事情能被万无一失的隐藏着,医生、护士、佣人、甚至在医院遇到的其他人,都存在着很大的隐患和漏洞。这一点,苏家上下都是心知肚明的,这样说,说白了就是为了图个心理安慰。

????……

????温然是在隔天早上醒来的,醒来后却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浑身都很疼,又疼又累。下身的某处更有种很怪异的感觉,可是,她怎么也不会往那方面去想。只相信了父母和医生的话,她从楼下摔下来,受了重伤。而她又不愿意再回忆起当天的事情,就不再做过多的纠结。

????后来她曾想,如果一直不知道,或许就不会那么痛苦,可是,现实却总是事与愿违。即使父母让医生去掉了挂在墙上的病历单,尽管所有医护人员和亲人都对她的病情进行隐瞒。但是,温然最终还是知道了,并且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

????……

????也就是在温然清醒过来的第二天,医院门口聚集了大量的媒体,景沫如被各路记者团团围住,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冒出。

????“据说,苏小姐这次是流产导致住院,请问具体情况是怎样的”

????“苏小姐小产的孩子似乎已经三个月,可是苏小姐失踪回来才两个月时间,所以,孩子并非是莫谨言的,对吗”

????“作为G市生意最大的集团,又牵涉到莫谨言局长,这件事情会不会直接导致他们的婚姻有变”

????“莫家对此有什么反应,可以向我们透露一下吗”

????“苏小姐现在状况如何”

????“请问苏家接下来会有什么安排这会对苏家股价产生影响吗”

????景沫如在司机的协助下,好不容易才冲破人群,进入到医院,已经是浑身冒汗。眼下,情况太糟糕,已经不是能公关的了的,一一筹莫展。想必莫家那边的情况,这几天也是不容乐观。景沫如努力使自己看起来状态不错,为了不让女儿再过多难过。

????景沫如给丈夫和儿子打过去电话,果然公司门口一大早就簇拥了大批记者,已经发展到要动用保安的程度。更为严重的事,苏氏集团的股价跌了好几个百分点,而且,亏损还在不断扩大。景沫如担心,这才是真正的开始,如果莫家一旦正式公布和他们解除婚约,恐怕苏氏集团将迎来更为严峻的考验。他们现在竭力需要莫家的支持,往好处想,如果莫家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婚礼会如期举行,那么一切就会是“虚惊一场”。可是,他们都了解莫老司令的脾气,他绝对不会这样做。这个时候,他们如果能保持沉默,什么都不说,就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仁慈了。

????……

????然而,麻烦的事情接踵而至,事情的发展逼着他们不得不尽快的做出决断。同时,也印证了那句古话:墙倒众人推。

????温然出院的前一天,作为公司高管的苏世明和苏景贤同时被检察院带走,说是他们公司被举报涉嫌非法交易,需要前往接受调查。一时间整个苏氏集团乱成一团,各种对集团觊觎已久的人和公司都蠢蠢欲动。景沫如一边要照顾还在医院的女儿,另一方面还得继续留在公司配合检查。

????作为苏家多年好友的政界人士,莫家必然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这个时候,他们为了避免牵涉其中,则需要干干净净的和苏家撇清关系。尽管莫谨言万般阻拦,甚至向父亲下跪恳求,父亲还是向外界公布,苏莫两家解除婚约的消息。

????“爸,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再给他们雪上加霜了。”莫谨言一改几日以来的消沉,认真的对父亲说,“可不可以暂时先不要取消婚约等过了这阵再说。”

????爸爸真是怒其不争,烦躁的看他一眼说:“不这样做,我们就会引火上身。再说,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帮他们,对我们做出这种事情,我们还要帮他们真不知道你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景昕现在还在医院。”

????“别再跟我提她,我主意已决,谁也不能改变。”父亲摔门出去。

????莫谨言也抱怨过,愤恨过,但更多的是心疼,尤其见不了苏景昕再受到伤害。一切的委屈,在对她面前,都行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只要她好好的,什么都好。医院门口那么多记者,她能顺利出院回家吗莫谨言万般担忧。

????莫谨言很想去医院看苏景昕,亲自去保护她接她回家,却被父亲关在家中,哪里都不让去。甚至威胁他,如果他去找苏家人,则会将苏家的所有不法勾当全部推出去,让他们彻底败落,永无翻身之地。

????是的,在强大的集团支撑下,苏家的生意的确有不法的成分存在,这点莫谨言是很清楚的,因此,他才更担心,如果真的查出来,恐怕后果将会很严重。但令他疑惑的是,会是谁举报的呢既然检察院已经介入,说明有一些证据类的事物,所以,这个举报的人应该对苏氏集团很了解。只可惜,因为和苏家的关系,莫谨言不能丝毫介入这个案件,连了解都不能了解。

????……

????温然是在出院那天知道自己流产的事实的,妈妈和司机将温然扶上车的时候,媒体残忍的问起她关于孩子父亲是谁的问题。问她是不是之前传说中的她在泰国认识的富商。

????“苏小姐,您这次流产,泰国那位先生知道吗”

????“苏小姐,你是有意要生下这个孩子,还是并不知晓”

????“莫家已经和你解除婚约,请问,接下来你会怎么做是去泰国找那位先生吗还是留在中国。”

????苏景贤根本没有听清记者们后面都说了什么,她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孩子”“流产”这两个词上。她竟然是流产了孩子,她和杜南方的孩子。是啊!后来她就没有再吃避孕药物,她想要为他生孩子。

????景沫如这几天太过劳累,她已经好几天都没合过眼,媒体又无孔不入,她坐在温然旁边拉着她冰凉的手,无力的安慰:“会没事的。”

????温然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后,就一个劲儿的流眼泪,安静的,怎么也停不下来,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她另一只手贴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那里曾经有她和杜南方的孩子,可是现在却没有了。而她这个做妈妈的,竟然才知道,她没有照顾好ta。她对不起孩子,也对不起杜南方。她好恨自己!

????“不要哭了好不好”妈妈把温然搂进怀里,“你现在不能哭,对身体不好。”

????温然一句话也不想说。这就是她占有苏景昕身体的代价吗是她必须承受的代价吗温然很想睡觉,好希望一觉醒来,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她一定会好好的爱护他们的孩子,再也不闹什么绝食。可是,这确实是事实,而且,她越哭越精神,越想念杜南方,想念他温暖坚实的怀抱。在他身边,她就什么也不会害怕了。

????车子开进别墅院落的时候,正好遇见苏黎黎的男友陈建庭开车出来,他放下车窗玻璃,和景沫如打了声招呼就开车离开了,少了许多往日的恭顺。景沫如心中冷笑:这也是个虚荣的主,恐怕苏黎黎那边的光景也好不到哪里去。

????……

????的确如景沫如所料,就在半个多小时前,陈建庭来找苏黎黎,向她提出了分手。

????“建庭,怎么办我有点害怕。”苏黎黎一见到陈建庭就拉住他的胳膊诉苦,希望他能帮到自己,“你有办法帮到我们吗你爷爷那边呢”

????陈建庭摇头,表情漠然。

????苏黎黎失望至极,转念一想,自己还是有希望的,于是着急的对陈建庭说:“我知道,这件事情非常严重,不是谁说想帮就能帮得了的。不过,建庭你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我对吧不会像莫谨言抛弃景昕一样抛弃我对吧”

????陈建庭突然看向苏黎黎,眼神异常陌生,似乎是变了另一个人,和平日里的他完全不一样。

????苏黎黎心脏跳得很厉害,她似乎预感到不好的消息,激动的说:“建庭,我去跟你一起住吧,我这几天害怕。”

????半天,陈建庭终于说出一句话,却将苏黎黎打击得体无完肤,他说:“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什么”苏黎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们分手吧。”陈建庭推下拉着自己胳膊的苏黎黎的手,“对不起。”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苏黎黎愤怒的提高声音,冲他道,“为什么你不是说喜欢的是我的人吗为什么连你也这么势利”

????“我一直很势力,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陈建庭冷冷的说,“是你以前看错了。”

????苏黎黎彻底失去希望,双腿一软,瘫坐到地上,“骗子,都是骗子。混蛋!”

????陈建庭也蹲下,和苏黎黎平视,yīn阳怪气的对她说:“谁都可以说我混蛋,但是你没有资格,因为你比我还要混蛋。”

????苏黎黎吃惊的看向陈建庭,陈建庭邪邪一笑,说:“你以为你干的那些勾当没有人知道吗苏景昕的车祸、落海失踪等等,你才是最混蛋的那个吧”

????“你”

????“别这样看着我,念在你帮我报仇的份上,我不会把你的事情告诉别人的。”

????“报仇什么意思”苏黎黎疑惑。

????陈建庭冷笑,没有再说话,转身准备离开。

????“建庭,不要走,你之前那么喜欢我,怎么可以”苏黎黎哭到说不出话来,“我,爱你。”

????陈建庭不屑的看苏黎黎一眼,对她说:“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至于之前”陈建庭轻笑,“那是因为你是苏世明的女儿,堂堂苏氏集团的三小姐。可是,现在你不是了,将来也不是了。”

????苏黎黎彻底绝望,心中凄苦,果然世态炎凉,人心都是隔着肚皮的,你永远也别妄想看到一个人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她无能为力了,只能无助的看着陈建庭走掉。

????一个人坐在地上很久,也想了很多,想到最后竟然想不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却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苏景昕”身上,似乎一切的祸端都是从她开始的,说不上原因,就是更加的恨她。恨她什么都拥有,恨她那么完美,凭什么就因为自己是私生女吗可是,这也不是她能决定的呀。

????……

????温然和妈妈回到别墅的时候,苏黎黎已经和她妈妈等在别墅的门口。现在是整个苏家的危机关头,白雪又已经动起了自己的小算盘,表面上当然得做得无错可挑。

????“先吃点东西吧,我专门让他们做了点清粥。”白雪史无前例的友好,友好到景沫如都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再看看苏黎黎,一双眼睛又红又肿,肯定是刚哭过的样子,再想想陈建庭刚才离开,什么情况,聪明的景沫如已经猜出个十有八九。唉!本来还期待陈建庭家中能帮上一些忙,没想到越是到困难的时候,越能看出一些人的本质。景沫如报以苏黎黎同情的眼神,苏黎黎紧紧抿着嘴唇,泫然欲泣。

????温然回到家中并没有吃饭,直接躺在床上闭上双眼,努力使自己入睡,希望能梦见杜南方,哪怕是自我欺骗也好,在梦中麻痹自己也好,只要不像现在这么痛苦。

????可是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确切的说,她这两天一直在失眠,现在头痛欲裂。妈妈在她床旁边坐着,一下一下轻轻拍在她背上,有人说这样就像婴儿在妈妈的肚子中感知妈妈的心跳声一样,能为她呈现出最安全的环境,使她安然入睡。

????温然知道妈妈的良苦用心,假装已经睡着。

????景沫如并没有留意到自己已经叹了好几次气,温然却听得清清楚楚。这段时间,妈妈太累了,好希望能有个人站出来帮他们,可是却始终等不到。

????……

????温然听到楼下有响声,似乎还很吵闹,她被吵得烦躁,头疼得更厉害了。于是,走到门外往楼下看。她看到楼下是妈妈和四个警察模样的男人,旁边的白雪和苏黎黎表情很是微妙,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温然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景沫如被带走的时候,微笑着对温然说:“等妈妈回来。”

????妈妈这一去又是两天,温然对于公司的事情,什么也不懂,根本就帮不上忙,突然觉得自己好无能,除了等什么都做不了,如果是真正的苏景昕,她会怎么做呢

????“对不起,我把你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温然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到她们。”

????……

????景沫如被带走的第二天齐江安就告诉了杜南方这里的所有事情,因为,事情如果再不有效的制止,苏家或许就真的没救了,或许到时候,就算小妹本来再怎么想去找杜南方,也会背负很多沉重的包袱。而现在,似乎只有杜南方那里有希望,他的身份,他的资产,他的隐形势力也许都能帮上忙。

????“你是说,她怀了我的孩子,然后,又流产了”杜南方握紧拳头,从牙缝中挤出几句话,“谁干的”

????“大哥,你先冷静,苏家现在情况不容乐观,我的意思是,你看还有办法吗而且,她家现在那两个人也不太消停,已经在偷偷转移资产了,就怕小妹会很辛苦。”

????“我知道了。”

????杜南方已经于三天前宣布和雅丽解除婚约,曼谷方面的事情该了结的也都逐渐了结。虽然那位长辈并没有给他明确的答复,但也没有对他的话提出明显的反对。杜南方自我理解为,放任自流。那么他也算安心了,当然这些都是在他彻底退出的前提下。如果是在之前,杜南方肯定不会选择退出,而且会拼力搏上一回,为争一口气。可是,现在,对权力他却不再那么固执了。为了小妹,他甘愿选择平庸。

????……

????温然到客厅喝水的时候,发现家里的人似乎少了很多,东西也少了一些。她叫了好几声,才把小凤从房间叫出来。

????“怎么回事其他人去哪儿了”

????从小凤口中,温然得知,原来在家里佣人间已经传开,苏家公司即将破产,负债累累,连这座别墅都要被抵押还债。所以,家中好几个佣人,趁着房子还没被收走,都偷偷的把别墅里地东西往外偷。

????温然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树倒猕猴散,这个道理她早就听说过,只是这些人也太势力了,苏家这还没结束呢,他们就这么火急火燎的抢东西了。温然看小凤一眼,说:“如果你也想走,随时可以走。”

????小凤听温然这么说,一对小眼睛又黑又亮,委屈道:“小姐,我不会离开你,离开苏家的。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温然惊讶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很是好奇,她到底和苏家和苏景昕有着什么样的渊源。

????“小姐,那些人,他们这是偷、是抢,我们要不要报案”小凤问。

????“报,当然要报。”温然说得义正言辞,“马上就打电话。”

????“好。”得到苏景昕的允许,小凤马上给110打过去了电话。

????……

????接下来的一天,苏黎黎和她妈妈白雪没有再去苏景昕家的别墅,因为他们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他们开始转移各种资产,并将家中能变卖的东西统统进行变卖。本来他们还是小心翼翼的行事,但当公干机关对苏景昕的家人进行拘留后,他们就已经放开了胆子,做得毫不留情。

????温然在房间上网搜公司最新的动态,几乎已经乱得不成样子,各种传言漫天飞。温然看得不是很明白,但能明显意识到其中的严重危机。

????“轻点,这个灯可是欧洲进口的,价值上百万。”

????“这个古董花瓶,摔碎了你们一辈子都赔不起。”

????楼下传来白雪的声音,温然仔细一听,不妙,赶紧跑出房间。只见楼下客厅,白雪和苏黎黎正在指挥搬运工搬走客厅中的陈列。

????“你们在干什么,都给我住手!”温然挡住一个搬运工,“放回去,小心我报警。”

????搬运工为难的看向白雪,他们也不明白,这个家到底谁是主人,谁说了算,他们仅仅是搬运工,谁出钱他们出力。白雪给他们付了钱,所以,他们眼下只能听白雪的。

????“我让你们住手!”温然夺过一个搬运工手中的青花瓷花瓶。

????“走开!”白雪一把把温然推开,“这还没有你说话的份。”

????“这里是我家,你们给我滚出去,我马上报警。”温然拿起桌子上的座机,顺势就要播“110”。

????苏黎黎赶忙挂断电话,用力一推,将温然推倒在地上:“别再想什么都压着我。”

????“黎黎”

????“别叫得那么亲热,我跟你不熟。”苏黎黎想起陈建庭和自己分手时所说的话,窝了一肚子的火。她好好回想了许多事情,甚至变态的认为,陈建庭很可能喜欢的根本就不是她,而是苏景昕,但因为苏景昕已经有未婚夫莫谨言了,所以,他才退而求其次选择同样是苏家小姐的自己。可是,她算哪门子的苏家小姐啊!

????“你们还是人么爸爸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你们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温然身体未完全康复,再加上这会儿着实被气得不轻,瘫坐在地上,半天都起不来。

????“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白雪一脚踢在温然的腿上,“还不是你。你如果不跟什么泰国男人乱搞,不跟莫谨言解除婚约,我们苏家会被陷害吗都是因为你啊。”

????没什么思想的白雪还一直愚蠢的认为,这起商业欺骗的案件是莫家气愤之下故意捅出来的,为的就是以报苏景昕怀孕给他们莫家抹的黑。而且,还害得自己的女儿苏黎黎和陈建庭分手,一切罪魁祸首都是她苏景昕。

????“还因为你,陈建庭那么好的女婿都离我们而去,你就是个扫把星。”说起这个白跑了的女靴,白雪难受得抓心挠肺。

????“呵!”温然冷笑,这个女人果然不是一般级别的傻缺,这样的女婿还叫好。或许在她眼里,有钱就是好,有背景就是好,不管那个人到底爱不爱她的女儿。

????“你笑什么笑,我最见不得你那副假惺惺的笑。”

????“笑你们蠢得无药可救了。”

????“你”苏黎黎作势就要去扇温然的耳光,高高举起的手,却被一个人挡在了半空中。

????温然抬起头,感觉自己好像又出现了幻觉,那个人是杜南方吗怎么这么像她的杜南方他不是应该在泰国吗

????杜南方揪住苏黎黎的胳膊,将她扔出老远,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她的额头瞬间有鲜血流出。

????白雪看自己女儿流血了,被吓得不轻,抓住杜南方的衣襟就要干架,杜南方绝对不是那种不打女人的善类,何况这两个蠢货这么欺负她的小妹。杜南方一脚蹬在白雪的小腹上,她被蹬出去一段距离,撞到沙发的靠背上。

????“你是谁报警,马上报警!”白雪冲刚从外面回来的小凤喊,“再打120,黎黎流血了。”

????温然泪眼摩挲的看着他,一动不动的盯着,生怕一个没看好,他就又突然消失不见了。

????杜南方还是那么健朗,就像温然第一次见他时一样,稍微修身的白色衬衫、深咖色的裤子,白色的休闲鞋,温然觉得,他更好看了。

????杜南方走到温然跟前,帮她擦去脸上的眼泪,在她额间轻轻一吻,说:“是我,杜南方。”

????温然一把抱住他,趴在他肩膀上“呜呜”大哭,哭得眼泪都流到杜南方的肩膀上,杜南方感受到肩膀处的濡湿,虽然心疼,却是久违的幸福,终于可以再次抱着她,而这一次,永远也不会再松开。

????杜南方将温然打横抱起,说:“我们回家。”

????温然想:有南方的地方,就有家。

????“你到底是谁”白雪又吼起来,“你要带她去哪里你知道她是谁吗”

????杜南方没有转身,看向怀中的温然,回答道:“她是我的小妹。”

????“遇见你之后,我就不再是温然,也不是苏景昕,我只是小妹,我只愿做你一辈子的小妹。”

????他看了那封信,他真的看了那封信,温然紧紧的贴着他的xiōng膛,久违的安全感席卷而来,她又闻到了他熟悉的味道,与众不同的。

????出了门才看到齐江安和容旭都站在门外,温然就像看到亲人一样,感动得无以言表,好想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

????杜南方简单的向他俩交代了几句,让他们留下来善后,自己就驱车带温然离开苏家,前往自己在G市的别墅。

????第47章

????温然一直拉着杜南方的手,不肯松开,似乎一松开就会再次失去他一样。杜南方自然明白她心中的小九九,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她,自己心中也是好久未曾有过的踏实和安定。

????“ 对不起,我”温然想起他们那可怜的没有保住的孩子,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孩子……”

????杜南方在她眼睛上轻吻,嘴角微微上翘,道,“乖,好好睡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温然本不想睡,生怕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梦醒之后又要去面对那残酷的现实。但杜南方在身边,她的心前所未有的放松,没过多久就沉沉的睡去。

????待温然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而杜南方还在她身边,正对着她暖暖的笑,温然坐起来将他紧紧地搂住,说不出的感动。

????“我以为是自己做梦呢,原来是真的,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他们下楼来到客厅时齐江安已经等在那里,说事情遇到点麻烦,得杜南方亲自去见几个人,杜南方看向温然,温然向他点头,道,“我等你回来。”

????隔天早上杜南方还没有回来,温然却等到了另一个人莫谨言。温然去别墅门前的柳树下见他,他看着温然半天不说话,有些失神。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温然率先打破沉默,“我家人那边怎么样了”

????莫谨言缓过神来幽幽的说了一句:“现在的你,才是真实的你吧”是的,现在的温然虽然依旧难掩憔悴,却是恬淡的,连神情都不再那么伤感。

????“什么”温然不明白他所说为何。

????“哦,没什么。伯父伯母还有景贤很快就会没事的,应该很快就会回到家里。”莫谨言将一个黄色的档案袋递给温然,“关于你一年前的车祸和上次落水的罪魁祸首,你可能已经猜到一些,这里面有一些证据和线索。要怎么做,还得你自己决定。”

????温然接过袋子,却没有去看,因为,究竟是谁所为,她心里一清二楚,这些相信只是为某些人的罪行定罪的保证而已。同时,莫谨言对苏景昕的这份感情也更加令她动容,可怜的一对,她却不能多做些什么。温然朝莫谨言伸开双臂,莫谨言先是一愣,随后轻轻抱住温然,“算是告别拥抱吗”自嘲的语气,却是毫不掩饰的轻松。

????“谢谢你”温然在莫谨言耳边轻轻的说,“你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莫谨言疼惜的摸了一下温然的头发:“小丫头,你也一定要幸福。”

????……

????杜南方和莫谨言擦肩而过,彼此点头招呼,没有说话。

????“他们已经回家了,基本上不会再有什么问题,可能公司方面的事情,还得他们再忙几天,来恢复正常。”杜南方搂住温然,和她一起走进别墅。

????……

????期间,父母和哥哥都有打来电话,无非是让温然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什么的,倒都没有提及杜南方这个人,似乎,他们也怕面对因为这个人而产生的亲人之间的分离。

????温然觉得差不多了,于是,主动说了出来:“妈妈,我想带他见见你们。”

????苏家能度过难关,离不开杜南方的帮助,他们对杜南方是感激甚至敬佩的,虽然,不太愿意接受一些事情,但总归都要发生,于是便答应了下来。

????妈妈淡淡地说:“明天带他来家里吧,你爸爸也叨念了好几天了,说要当面谢谢他。”

????试想一下,杜南方那么雷厉风行无比勇猛的人,竟然也有紧张的时候,温然都已经换好衣服化好妆,在外面等了好久,杜某人却还在换衣间捯饬自己。

????“好了没有啊”温然不耐烦的问,“怎么比女人还慢”

????穿着深黑色西装打着褐色领带的杜南方终于慢悠悠的走出来,“这样,可以吗”

????“你半天就换了这么一套,你是去应酬见客户吗”温然鄙视起他,“换掉,穿身休闲的。”

????杜南方想反驳,却又觉得她说得在理,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是怎么想的,一双眼睛贼贼的盯向温然,“那个,你帮我选。”

????“这个,这个,都换上。”温然将衣服扔给杜南方,杜南方乖乖地换上,对着镜子表示非常满意。

????“你干嘛这么紧张,他们又不会把你怎么样”温然实在无法理解,杜南方也会紧张。

????“我没有紧张,这是严谨。”杜南方死不承认。

????……

????苏家别墅已经没有了苏黎黎母女的影子,据说在温然让人将那个档案袋给苏世明和景沫如时,他们就已经消失了。温然觉得自己并不是真正苏景昕,无权去干涉关于苏景昕的这些事情,所以,将决定权交给了苏景昕的家人。事实证明,他们给了苏黎黎母女机会,很多事情,或许都逾越不了亲情吧。

????温然想,又或许是因为她现在作为苏景昕完好无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苏家人才会放过她们吧。

????这,可能真的是一个美好的谎言。

????“南方,景昕我们可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苏世明认真地对杜南方说,“不要让我们失望。”

????杜南方握住温然的手,两人相视一笑,对苏世明说,“伯父伯母请放心,我会倾尽所有,好好对景昕的。”

????……

????在温然的要求下,他们并未举行盛大的婚礼,只是请了重要的亲戚在自家会所简单地聚了一下,并且谢绝一切媒体入内。

????因为温然和杜南方都有自己的担忧,那就是万一有一天真正的苏景昕的灵魂回来,她的生活将怎么面对,所以,能尽量低调就一定要低调。也好给那个万一回来的苏景昕,更多缓冲的机会。

????为此,杜南方和温然一回到泰国,就搬离了在曼谷的住处,打算定居在金三角地带,过起闲云野鹤的隐居生活,不到万不得已,很少离开那里。

????……

????容旭是和陈默手拉手进来的,温然看得是一愣一愣,“喂!你们!”

????“我们在一起了。”容旭大方的承认。

????“谁跟你在一起了。”陈默甩开容旭的手,“我是来看我未出生的干儿子的。”

????“你是干妈我是干爹,这还不够明显吗”容易强硬的把陈默搂住。

????“谁说我儿子要认你做干爹了”温然瞪他。

????“哎!”容旭赶忙向杜南方求助,“大哥,这可是你说的,那批货顺利发掉,就让我做孩子的干爹!我可是连续三个月没睡过一个好觉,没吃过一顿饱饭,就为了当这个干爹啊。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正说着话呢,温然突然觉得小腹痛起来,靠在沙发背上,动弹不得,“我可能要生了”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总算完结了,期间出了趟国,太忙了,终于补上了。不管怎样,谢谢坚持看的朋友。以后尽量再也不会边写边更了,尽量全文完结了,再上传,太煎熬了!

????拜谢!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aola8.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高辣吧”,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